只要肯德基新品出得够快,你就会忘了上一个有多难吃

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网易上流(id:heyupflow)。 作者|李诺米 编辑|豌豆 最近试过肯德基新品气泡薯片脆皮鸡的盆友,真的辛苦了。 点单程序里,气泡鸡和原味鸡捆绑销售。乍一看...


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网易上流(id:heyupflow)。

作者 | 李诺米

编辑 | 豌豆

最近试过肯德基新品气泡薯片脆皮鸡的盆友,真的辛苦了。

点单程序里,气泡鸡和原味鸡捆绑销售。乍一看,还挺划算,殊不知,开封菜的馈赠早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——气泡鸡难吃也就算了,原味鸡也会被“污染”,收获一整桶带着若有似无的气味炸鸡。

即使是忠实炸鸡爱好者,在经历了气泡鸡的捶打后,也不约而同发出了请愿:请研发人员给鸡下跪道歉!

△来源:微博 - 齐齐哈尔市倪萍

难吃的呼声之高,甚至让肯德基连夜紧急修改菜单,把气泡鸡换成脆皮鸡,再后来干脆下架了这个争议性新品。

究竟是为什么,这样一款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炸鸡新品,凭借着一己之力,逼退官方,它到底是有多难吃?

有的朋友说,这款气泡鸡的味道等同于洁厕灵。吃过之后决定向调侃过无数次的百事可乐道歉的那种洁厕灵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没谁吃过洁厕灵,那么洁厕灵的味道,说的其实是嗅觉。

不能是网红风的樱花香,得是公共卫生间里原始的两元店同款烂柠檬味。

△来源:微博 - 今天您吃撑了吗

古人云,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筋骨。气泡鸡的难吃程度,明显可以让网友们的文学水平上升几个等级。

在豆瓣“K记M记新品交流”小组里,资深组员们的评价更直击灵魂——“好像看见了走马灯,就像被人呕吐出来的青柠黄瓜薯片均匀地涂抹在鸡肉上。”

气泡鸡的难吃,不仅停留在它对正常味蕾的侵略性上,它还会延伸到你生命里不短的时间。

即使你用最科学的刷牙方法,里里外外清洁一遍,它也能在口腔和胃部经久回旋,散味不息,让你总有一种隐隐作呕的冲动。

可以说,肯德基凭借大鸡腿饭打出来的名声,都被气泡鸡毁了。

实践出真知,为了一探这款新品的破坏水平,上流君自费腰包,化身真正的勇士,买了块气泡鸡。点餐时特意要求,一定得新鲜到氤氲着某种我们暂且称之为香味的气息。

捏着鼻子,吃了第一口,反应如图:

△只有黑蒜姐能还原此刻的心情

当一个东西越难吃的人时候,就越是有人按捺不住好奇想试试到底有多难吃。

比如这位up主 - 小浩美食记,开头的他洋溢着自信的微笑,与弹幕里的温馨提示交相辉映。显然,他和刚接过气泡鸡的上流君一样,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直到吃了第一口——

面部扭曲的表情已经作出了最真实的评价,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的。

而作为评测类的up主,在这款气泡鸡面前,也失去了再嚼第二口的勇气。

To eat or not to eat,这是个催命题。

其实,这款气泡薯片脆皮鸡,一点都不标题党,主要材料都在名字里了,制作原理也与开封菜研发新品的套路一脉相承:混搭+改良。

在美食视频里,薯片和炸鸡从来是很让人惊喜的组合,想来也是,它俩都热量爆棚,不好吃才怪。

有很多朋友发现,把外表的皮去掉,气泡鸡就是正常的味道了,而后来推出的不带气泡粉的脆皮炸鸡,味道明显好很多,嘎嘣脆,好吃又爽口。

由此可见,肯德基这次是栽在了这层名为气泡的粉状调味料上。

据网友的不完全品尝,它混合了甘梅、可乐、柠檬、香辣、咖啡等多种口味,闻着就很破坏嗅觉系统,吃起来更是人道毁灭。

当然,也是有小众爱好者表示:我怎么觉得还怪好吃的,这就下架了怪可惜的。

具体配料我们无从得知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它的出生,就是肯德基勇往无前研发黑暗料理这一规律的见证。

类似于这次气泡薯片鸡的混搭组合,在肯德基以往新品中并不少见。

比如与它一同推出的比利时黑巧云朵蛋挞,买俩葡式蛋挞,放上棉花糖和巧克力酱,也能做出低配版。

△来源:B站 - 草莓胖松

就是需要放凉一会,否则会烫到上牙床,除此之外,过于甜腻以及三种东西放在一起毫无融合感也被很多人拉出来吊打。

△来源:豆瓣 - 芝士流心挞

还有黑金爆爆大花芙杯,套用赵丽蓉老师的句式:其实就是几粒爆米花,混着那个大圣代。

不过这两款新品还算正常,因为蛋挞和棉花糖,以及圣杯和爆米花,口味相近,都是甜的,吃起来不会很违和。

但肯德基有时候的混搭哲学,偏偏不走寻常路。

比如此前的榴莲爆浆鸡块,还有酸甜口的雪菜鸡肉豆花,只能用打翻调料罐,来形容它们的口味。

△来源:微博 - 上海小资美食

更多的混搭产品,往往会沦为黑暗料理。

这里提名在今年夏季推出的青柠气泡冰咖啡。

委婉点的说法,是可以从中喝到薄荷牙膏的味道,直白点,那就是往脖子里灌六神花露水。

不过不用担心,因为这些新品往往只有两个月的食用期限,时间一到,就自动下架,而诸如气泡鸡这种100个人吃99个喊着要投诉的新品,更是早早从菜单消失。

据统计,仅2018年,肯德基就推出了近五十种新品。

正应了那句话:只要肯德基推出新品的速度足够快,大家就能忘了上一款有多难吃。

同时,肯德基的下架几乎很公平,即使新品味道不错,也会给更新推出的产品让地方,然后旧款过段时间再上线。

每次回归都能卖脱销的嫩牛五方,如果细究,它也算是混搭产品,大饼配上牛排条,辅料是玉米片、生菜和番茄丁,完全不按照大饼夹一切的特色,而是包成五角星。不过,味道还不错。

虽然嫩牛五方不像老北京鸡肉卷、劲脆香辣堡一样是菜单常客,但它也算是幸运了,至少可以享受定期返厂的待遇,持续时间也不短。

像古早的墨西哥鸡肉卷,以及胡萝卜面包和田园蔬菜堡,就像被肯德基遗弃了一样,几乎从没返厂过,爱好者只能在回忆里咂摸着它们的独特味道了。

饱经开封菜新品摧残的朋友们,都会从心灵深处发出呐喊:为什么上校爷爷总是变着花样搞黑暗料理?

这其实与肯德基的策略有关。

从发行总时长来看,肯德基所有餐品,都可以大致分为两类:短期与长线。

每个月必推出的几款新品,就属于短期产品,如果它们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,也征服了顾客的口味,始终保持不错的销量,就有可能转为长线产品,和老北京鸡肉卷、辣翅一样成为菜单常客。

比如嫩牛五方,最早就是作为短期的新品推出,由于许多开封菜的忠实爱好者反响强烈,在下架后,它又多次返厂,已经和长线产品差不多了。

而像墨西哥鸡肉卷、田园蔬菜堡,以及这次很有争议的气泡鸡,虽然也有部分爱好者,但整体销量不高,就只能面临下架的命运。

说白了,一切都是为了销量。肯德基的主要营收来源,还是这些受众更广的长线产品。

推出新品,并不完全是在进行试金,它们更主要的作用,是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,增加他们来肯德基的次数,从而带动长线产品的销量。

所以,也可以把新品理解为“工具产品”,原理与很多甜品店推出的一元蛋挞差不多。

调研显示,一份新品,用户吃六次左右就会感觉腻了,因此肯德基才如此频繁地上架又下架新品,来刷新存在感。它们好不好吃,关系不大。

纵观肯德基的新品,你会发现,抹茶、藤椒、咸蛋黄、榴莲、小龙虾等网红食材一个都没落下,没办法,在快餐界,流量很可能意味着销量。

看到这里,你可能想起来那些年里,被五花八门口味的乐事薯片吊起胃口而好奇下单的日常。

△哪怕是跟杰伦奶茶的联名款,也掩盖不了它难吃别买的事实

有朋友可能会疑问,既然如此,那呼声很高的嫩牛五方,为何不能固定在菜单栏里,而是每年限时返厂呢?

这是因为,嫩牛五方和普通的短期或长线产品都不同,销量既不算低,但也没高到哪里去,只是在刚返厂的那两天比较有热度而已。等到购买的人少了,就会下架,隔年再继续循环,打肯德基一贯擅长的情怀牌。

肯德基往往要在推出新品半年之前就开始进行策划,包括请代言、蹭热点在内的一系列宣传。

相比之下,麦当劳的产品线就要稳定地多,选来选去也就那几样。好不容易出了个白月光心冻角,却可能跑三条街都买不到。

有人曾这样评价金拱门:标准化的偏执狂。从订货、配送、销售等各个环节,麦当劳都使用统一的标准。比如,薯条一定要先炸三分钟,临时再炸两分钟,无论门店开在哪里。

如同麦当劳的口号: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味道。

相比于把精力分给推出新品,麦当劳更注重保持长线餐品的口味,同时一旦新品销量威胁到了传统产品,就会对其进行削减,这样做可以使得品牌的形象更牢固。

之前我们写过,为了迎合中国市场,肯德基很重视中餐的研究,全程实行本土化战略,而麦当劳虽然也有类似的举措,但高层人员还是空降的,口味上和国外差不多。

不过麦当劳前两天刚出的一日限定新品给利奥汉堡,夹馅是奥利奥饼干碎和午餐肉的组合,也是有点像气泡鸡看齐的节奏,味道就emmmm……比较魔幻。

新品嘛,尝鲜总有风险,劝大家很可能也劝不住,毕竟你总会在“万一又踩雷了”和“可是这是新品耶”两种心态下反复横跳。

若你怕踩雷,那就老北京鸡肉卷和板烧鸡腿堡,那绝对是永远滴神。

懂球号作者:生活百态

不代表观点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