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广弟:孙颖莎到省队长大了 国家队有大队员护她

当臧小桐赢下最后一分球,教练席上的杨广弟握紧双拳站了起来,他和身边的孙颖莎、何卓佳还有另外两名小队员击了下掌,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,但其实在他心里,这个全锦赛女团...


  当臧小桐赢下最后一分球,教练席上的杨广弟握紧双拳站了起来,他和身边的孙颖莎、何卓佳还有另外两名小队员击了下掌,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,但其实在他心里,这个全锦赛女团冠军的分量很重,并且来之不易。“我们是做好了准备要拼到最后一场最后一局的,没想到能3比0赢下来,这样的比分在全锦赛决赛中是很少见的。”采访中,杨广弟感叹了好几次“没想到”,“这场比赛我们不占上风,全靠大家拧成了一股劲儿。20年没拿过冠军了,这是全队一起拼来的胜利”。

  何卓佳立了决赛头等功

  决赛遇到山东,杨广弟的心里难免想到前两年的覆辙——2018和2019两届全锦赛,河北女团都是被山东队挡在决赛之外的。此番终于没有提前相遇,杨广弟仍然把队伍的姿态摆得很低,整场的核心就是一个字——拼。“对比两个队的实力,我们还是要占一些下风,特别是我们的三号相对较弱,是个软肋,可以说和几支强队打的时候,我们几乎是二打三的局面。”正因为如此,杨广弟在准备会上给队员们布置的战术是,此前场场拿两分的孙颖莎继续保证不败;第二场何卓佳死死咬住陈梦,即使胜算很小,也要让对手难受一些,给后面两队一号的对决争取一点机会;至于臧小桐这一场,大概率是要丢分的。当时杨广弟想的是,“只要能挺到第五场,就有希望了”。

  比赛的进程让杨广弟大呼意外,除了孙颖莎正常拿下了该拿的第一分,另外两分在他看来都是“赚到的”。“这场决赛,何卓佳可以说立了第一大功,她之前打陈梦很少能赢,但是这孩子意志品质非常顽强,关键时刻敢打敢拼有斗志。按照赛前的布置,她一个球也没有放弃,抱着能咬几分是几分的坚定信念,真的把这场比赛拿下来了。”

  去年输给山东队的那场比赛,何卓佳也扮演了“胜负手”的角色——在双方前两场战平,第三场决胜局她手握三个赛点的情况下被顾玉婷翻了盘。此番面对更强大的对手,杨广弟很欣慰何卓佳没有再浪费机会,“陈梦输了球,山东队就有点乱了阵脚,直接影响到了三号的心态。我们臧小桐看两个主力都赢了,自己也放得开了,她以前在全锦赛上没怎么赢过球,没想到这次决赛发挥这么好,成了赢得最轻松的一场”。

  孙颖莎回到省队就长大了

  杨广弟虽然没有把“第一功臣”的头衔给孙颖莎,但他心里清楚,队伍能一路打到冠军领奖台上,最离不开的就是她。从去年到今年,两届全锦赛,孙颖莎在团体赛中没有丢一分,担得起国家队主力队员的身份。“她身兼四项,每一项都打进了决赛,全都要从第一场打到最后一场,分配体力和精力都很不容易。而且不管谁跟她打,都是来拼她,她的压力也很大。”说到这个自己从小带起来的徒弟,杨广弟骄傲又心疼。

  孙颖莎开始跟着杨广弟打球的时候只有9岁,十多年来,两人相处得情同父女。“从她9岁开始到她15岁进国家队,再一直到现在,她都把我当父亲一样依赖。”去年团体世界杯结束后,孙颖莎赛后被抽到尿检,折腾到后半夜才完事,没赶上队里的庆功宴。她在电话里和老教练撒了个娇,杨广弟立马打了个车接上孙颖莎出来吃饭。“就在附近的的小馆子里吃了碗面,本来也很想看看她,祝贺她一下。”

  有了开心的事,师徒俩会第一时间分享,有了烦恼,孙颖莎自然也是第一个找杨广弟吐槽。“女孩子嘛,喜欢分享心事,平常老爱找我聊,在国家队的时候见不到面就在微信里聊,打全国比赛天天都在一起了,聊得更多。”杨广弟看着孙颖莎长大,看着她一点点拼到现在的位置,自然也最懂她的压力在哪儿,“她虽然年轻,但是比其他小孩都要成熟一些,国家需要她,她自己也渴望能打奥运,所以比赛里总是想表现到最好,无形中有了一些包袱和压力”。而杨广弟的角色就是帮她减减压,“我会对她说,冠军和亚军也没有那么分明,你们天天在一起打球,谁发挥好一点儿就是冠军,这都是正常的”。

  这次打团体赛,杨广弟也欣慰地看到了孙颖莎的成长。“在国家队,她终归还是小将,没经历过大赛的考验,总有丁宁、刘诗雯这样的大队员护着她。回到省里,不用我说,她就知道以她的个人能力必须要挂个帅了。”虽然只有20岁,但孙颖莎在队里已经俨然是个“大姐”的样子,稳得住自己,也能提点队友,这让杨广弟放心不少,“回到省队她就长大了,她在很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角色,担得起重任,这也是为她将来代表国家出战进行的一种锻炼”。

  ——全文刊登于2020年第11期《乒乓世界》

相关文章